渡鴉說  這不是個適合遠航的天氣

我說  我會永遠記得妳

          

 

自黎明時分至一日終結

黃昏的倦鳥歸巢  風細雨而非呢喃  說著

和梢頂的葉子那一日的秘密

 

從晚冬午夜到下個春初破曉

假寐了兩個季節的溫度  相遇的那快冷秋

驟雨一般的怦然心動

 

這是冬季的最後一場風暴  我一定得走

趕在最後一片雪花落地前  離開

我不知道該帶走什麼  只知道我留下了那些

帶不走的詩歌自己唱了起來

 

海淘著一波波在岸上的浪沫

倏忽即逝  潮汐更替的感動

惦記著沙上忘了回家的星星

日光浴佐以白日夢

 

熄滅了 你院前的小徑昏暗不明

你一雙眼有著北辰閃爍的光

有著荒土和草灰的味道

一明一滅  叫人好生擔心

 

沒有擁抱  沒有話語

你用指尖輕碰指尖  像是突然擁有了我的名字

如水之漣  如地之漪

妳說這是生命不可承受之輕

墨水緊跟在後  我已完成這一段旅行

接下來的命運就交給風暴排定

擺渡人說  這時節不適合遠行

我說  我會永遠記得妳

 

沙漏滴答作響  喪鐘敲開了你走的那條路

等待是你最高尚的愛情

像隻渡洋鳥不斷地望  像鷹那樣放逐了翼

牠要看看飛上山之巔是否真的會忍不住落淚

 

幾乎細不可聞的聲音像枯葉子散在風中那樣破碎

緊貼的心跳像毬果落在鋪滿松針的林地上那樣靜謐

我是文字、墨汁和鵝毛筆組成的、黎明前黑糊上的一抹漣漪

有著灰白傷疤的妳是風暴後的渡鴉詩人

 

聽  彩虹越過了現實與夢境

小雨在肩頭依偎著等鳥鳴

踮著腳尖想窺探祝禱似的陽光

天晴來不及預告

 

星光灑滿你來時的路上  有如信箋

吟詠你我都熟悉的少王行誼

男孩與烏鴉在渡湖邊道別離

或許詩與歌會相遇在下個冬季

 

這是新年時期,寫在紅包袋上的一首短短的詩。

寫的時候發現--啊,跟夢城的劇情很合得來嘛!只不過這是故事結束的最後,兩人分道揚鑣,各自另外的故事。

這算是渡鴉詩人寫給漣漪的,標楷字則是漣漪對渡鴉說的話,

配合著音樂(因為我就是聽著音樂寫的~)會更有感覺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ngerRaid 的頭像
RangerRaid

踏破東方黎明的獵人致敬

RangerR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