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肉羹.bmp  

「狼,你好久沒寫詩了呢!」

「啊哈哈我的朋友啊......這世間是有這麼容易看破的嗎?」

『...我以匙代箸  探向裊裊氤氳

截取飛撲而至的香氣

表面平靜無波  實際暗潮洶湧

深邃如蛇般蜿蜒的髮菜晃盪不已

該不會  是大浪來了罷?

兩頰暈紅的蟹肉兒載浮載沉

想當然  是給滾水燒燙了罷?

湯湯水水  一切似有若無

不需雅人深致的啜飲  只求浸濕衣襟的愜意

正打算揪蟄伏的香菇

老闆大喊一聲:

「人客,想吃先付50塊!」』

 

慈悲上神!吾友你還好嗎?

回到家看完這篇,先是傻了呆了再笑的不支倒地肚痛三天......

這一切因緣,係由RA一個要求開始......

 

RA我:「狼,我現在在寫部小說,需要一個滿腹才華的吟遊詩人為我做詩歌啊~放在每章開頭,我需要一個震撼有力悲傷書卷傳說英雄般的開場白啊!!(搭)兄弟,敢問我是否有這個榮幸,能與你一同開創這個美麗的未來?」

瘋狼*荒園之風:「哦哦哦哦哦!啊哈哈那當然是樂意之至唄(槌)!你的小說是那個有個金髮小子跑來跑去找某把插在石頭裡的劍的是吧?」

(狼暸悟似地點頭)

RA我: 「(三條線)不是...亞瑟王傳奇已經隨著拔出的劍消失於無形了...喂喂我說的是屠龍啦!屠龍屠龍屠龍啊!翻書)這個啦!記得嗎?霧與星的傳說啊!」

瘋狼*荒園之風:「哦哦哦哦哦想起來了想起來了!」......→ 一直哦哦哦哦哦是怎樣?

RA我:「所以...(擦汗)那開場白就交給你啦!伊合也決定助我一臂之力囉~他還在想要取什麼個帥氣的名字...你咧?有想法嗎?」

瘋狼*荒園之風:「名字麼?哦哦哦讓俺仔細地深思熟慮一番吧!」

(我點點頭,與狼揮別於公車循環站)

 

翌日,我即收到來自西方的墨水風暴。

RA我:「...........................(進入了無言的終極狀態)」

(郵票下的一紙雪白,無聲地訴說著墨水文字的驚異)

『因為環繞斗篷的燙金字樣而整個人閃爍發光像顆紅不溜丟的月亮而太顯眼被敵人「青」的的RA:

    基隆文化中心最近正在展示--船--代表中古世紀的興衰,有好多雄偉的模型呢!心動了沒呀?想到壯闊的海上風光,忍不住就有一股衝動想摺紙船放行到排水溝裡--船也,花色班雜者,型態怪異者,氣派儼然者,甫經下水及遭沉沒者,各色各樣的紙船列隊而出,或千里單騎,或比肩齊步,或互相追逐,或乾脆是曹操的戰艦--首尾相連。形形色色,蔚為壯觀。這是咱們國中課本「洪小夫」印象中的紙船嘛!還記得嗎?

    真的,藉由堅固的船身挺力的桅桿彷彿自己就是神鬼奇航中仙風道骨(明明就很邪惡)衣衫不整露著可愛小鬚鬚的傑克船長!我倒有點嚮往那種波西米亞式的頹廢風......(RA:那你直接去註冊吉普賽國籍好唄!)總之,看著「(誤)鷗」在甲板上拉屎的日子離我好近......似乎一觸可及那溫熱的鳥屎(噁~~)正常的wo把失心瘋的wo推下懸崖(呀~謀殺!)

    現在來談談你的小說吧!(兄弟,終於到重點了嗎?)除了上次的影子師伊底斯和龍魔王:龍之魔王外還有其他構想嗎?(好奇)

    還滿喜歡影子師的構想--兄妹間黑白異域的衝突對立--呵呵...真是充滿張力!以下即是經典的...一小段:

  『哥:「妳這小妖獸!!居然敢盜獵我的虛寶!?汝命絕矣!」

    妹:「嘿呀!看我的降狗醬貓十八斬,根絕惡性,宅男速退!」

    哥:「(抱頭痛哭)我的經驗值啊~」』

.........................................................

(接著便是蟹肉羹之歌

  噢噢!你的小說吟遊食物時可不可插上這一段?唏哩呼嚕~我的詩人名就叫做吟遊蟹肉羹吧!就是出場時都可以帶著一碗即沖即食的蟹肉羹~(RA:臉黑)                                      』

 

就是這麼來的...我的兄弟啊!這次真的是無言了......

還有我的影子師......哪來這麼腦殘的對話?伊底斯一向很帥氣的好嗎?(我摔)

今天就先到這裡吧......狼兄,你的中古之謎下次在幫你貼出來吧......(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ngerRaid 的頭像
RangerRaid

踏破東方黎明的獵人致敬

RangerR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