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小檔.JPG  

 死亡是怎麼一回事?我好想知道......但是,我不想自己嘗試,
 我只想親眼見到人「死亡的瞬間」,
 幫助我,活下去……

「少女」是一本講述死亡意義的書。其中的「我」則是代表著兩個不同的人──草野敦子與櫻井由紀,他們在非常重視傳統的櫻宮女子中學裡是很親密的好友。這兩人都曾練過劍道,敦子原本為非常有劍道才華的學生,以被稱為勝利的跳躍打進全國大賽,但卻因為網路上的惡意留言,從此放棄了劍道。

敦子不希望因為練劍道和讀好學校而遭到別人排擠由紀在小學五年級時就已放棄練劍道,因為她的阿嬤在得了老人癡呆後,常把家中弄的雞犬不寧,由紀受不了阿嬤的行為後,決定謀殺她,卻反被刺傷手臂,不得不放棄劍道。

而「小夜走鋼索」是由紀寫的短篇小說,其中的主角──小夜,代表敦子,由紀希望敦子能藉由小夜看到自己,但她原本是只寫給敦子一個人看的,卻因為去保健室探望敦子而將裝有小說的書包忘在教室,被小倉老師盜用。敦子在看到雜誌上刊登這篇小說時,知道是由紀寫的,並以自己為藍本,但她不知道由紀只想寫給她看的,從此,原本的好友間有了隔閡。

兩人都希望彼此間能有個人做緩衝,這時,轉學生紫織適時出現,在一次的午餐時間裡,她對由紀和敦子炫耀自己過去好友的自殺,以為自己已經了解死亡,使由紀等人也開始好奇死亡。這兩人各懷心事,都想要比對方早一步接觸死亡,想看到旁人死亡的瞬間。

於是在偶然的機會下,為了補體育課的曠課,去了名為銀城的養老院。由紀則在看到一則招募義工的廣告,參加了小鳩會的活動,前往小兒科病房等地──因為這兩處都是容易有死亡發生的場所。

這本書的開頭就放了一篇遺書,其中有幾句可以看出,寫這篇遺書的人是受到許多不平等的待遇。「只要用那些天之驕子的卵子和精子,製出出優秀的人類就好。」、「大家穿相同的衣服、吃相同的飯菜、住相同的房間、接受相同的教育、家長也相同……,生活在平等的環境中。」這兩句話,可以感受到對平等的希望有多麼強烈。我覺得這可以比照社會的霸凌事件,時常可以看到,受到欺侮的人因為無力反擊和缺乏宣洩管道,而選擇輕生一途。作者寫出這個問題,也正好是當今學校中最常見、傷害最深的問題。

主角之一──由紀在故事中寫的「小夜走鋼索」,敦子看到時,她知道由紀寫的是自己。她寫道:「是小夜自己用黑暗籠罩了她的世界。」作者以這一句寫盡了世間百態。現在有多少人活在自己創造的黑暗中呢?戰戰兢兢,在沒有天明的世界裡走鋼索。小夜的結局,或許就是作者對世間的期待。期待那些人能和小夜一樣,用自己的力量破開黑暗,進而迎接黎明,看見鋼索下的不是深谷,是牢固的橋。

由紀和敦子為什麼會想看見死亡的瞬間?是受到紫織對自己看過死亡的炫耀而影響的嗎?還是對死亡感到好奇,想要了解死亡?我想這兩者可能都有吧!在青少年這個年紀哩,同儕的影響力是很大的。兩人都想比對方早一步了悟死亡,而死亡對她們來說,是新奇的。直到最後結局,當她們看到小昂舉刀刺殺大叔時,她們才了解到,自己竟然想要明白死亡,是一件多麼愚蠢、多麼可笑的事。「死亡一點都不淒美,只是變成一片空白,然後消失而已,就這麼平淡。」這是由紀對死亡的看法。也許作者就是透過她來告訴我們這句話。

作者在最後以紫織的遺書作為結尾,但並未寫出「死亡」究竟是什麼,而是將這個問題留給我們思考。由紀與敦子最後有沒有了解死亡,作者也沒講明,留下伏筆。而我覺得應該是沒有,因為正如紫織在遺書中所說的,只有將死的人才能知道。世人對死亡的感受各有不同,有人好奇,有人恐懼,有人拿來炫耀、沾沾自喜,有人因為一些誤會與恩怨,企圖降臨死亡於他人。死亡是什麼,是個活人解不開的謎,但這本書卻讓人不禁想去解開這個個問題。

但我想,是沒有人會知道的。

 

新書4/25發行喔~RA在此附上相關預告片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ngerRaid 的頭像
RangerRaid

踏破東方黎明的獵人致敬

RangerR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